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永利开户 > 正文

梅兰芳先生蒙“难”记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2-10

原标题:梅兰芳先生蒙“难”记

今日推送《梅兰芳先生蒙“难”记》录自《艺坛》第一卷,作者张颂甲,为《经济日报》原副总编辑、《建材报》原社长兼总编辑。解放初期,因其一篇采访文章《“移步”而不“换形”:梅兰芳谈旧剧改革》,在当时的文化界激起了一系列涟漪,也对梅兰芳先生后来的历程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本文是90年代,张先生再次回忆此事经过所写。

1949年夏,我在天津《进步日报》(原天津《大公报》)任文教记者。同年10月底,梅兰芳先生应邀由上海北上北平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。会后,他应邀到天津市作短暂演出。《进步日报》采通部主任李光诒同志(后任北京《大公报》副总编辑、《财贸战线报》总编辑)派我去访问梅兰芳先生。

11月2日下午,我在天津解放北路靠近海河的一所公寓里见到梅先生。只见梅兰芳身着深灰色西装,他虽然风尘仆仆,但毫无倦容,看上去,很年轻,容貌光彩照人。

“多少年没在天津登台了?”我问他。

“有十四五年了!”他感慨似地说。

和梅先生交谈不久,他的秘书许姬传先生也参加进来。我们的话题逐渐转到京剧艺人的思想改造和京剧改革上来。

梅兰芳先生蒙“难”记

梅兰芳参加开国大典

梅先生认为,时代变了,社会也变了,京剧艺人需要改造。解放后,人民政府一直很重视这项工作,并且采取了一些重要的措施,使大多数艺人开始走上新生的道路。对这一点,他是非常高兴的。

我问京剧如何改革,以适应新社会的需要。梅先生谈了自己的见解:“我以为京剧艺术的思想改革和技术改革最好不要混为一谈,后者(技术)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,而前者(思想)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,再行修改,才不会发生错误。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,它有几千年的传统,因此,我们修改起来也就更得慎重,改要改得天衣无缝,让大家看不出一点痕迹来,不然的话,就一定会生硬、勉强,这样,它所达到的效果也就变小了。”他还谈到:“俗话说,‘移步换形’,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‘移步’而不‘换形’。”

他列举苏联著名作家西蒙诺夫的话来加以印证:“西蒙诺夫对我说过,中国的京剧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,唱和舞合,这在外国很少见的。京剧既是古装剧,它的形式就不要改得太多,尤其在技术上更是万万改不得的。”

梅先生还列举一些例子。他说,《苏三起解》这出戏里,就不宜于把解差崇公道演成一个十足的好人,可以加强渲染他的同情心;在《宇宙锋》这出戏里,他把赵忠的自刎改为被误杀,这样更符合剧情的发展;在《霸王别姬》这出戏里,他适当地减低了楚国歌声的效果。戏里说唱歌瓦解了项羽的八千子弟兵,是过甚其词了。他说:“这些都只不过是一些初步的改变,还远不能令人满意。”

“那么,梅先生认为应该如何来编写新戏呢?”我进一步提出这个问题。

梅先生说,编写新戏这个工作要认真地做:“比如,在编写过程中第一步要收集材料,这要在整个历史中撷取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精华;第二步要审查内容,就是要去掉材料中不健康的东西,发扬它的积极意义;第三步就是纯技术上的工作了。以上三个步骤,需要大量的文学、艺术工作者来分工合作,只要互相配合好,我想一定能产生很多好的新戏的。”

那次访问,和梅先生的谈话一直是在亲切、和谐的气氛中进行,梅先生毫无架子,对我这个青年记者热情接待,许姬传先生也不时穿插、补充谈了一些很好的意见。

当晚,我写出题为《移步”而不换形”——梅兰芳谈旧剧改革》的访问记,第二天就刊登在《进步日报》第三版上。

大约过了五六天,事起突然。天津市文化局局长阿英(钱杏邦)副局长孟波同志把我找到局里。他们态度严肃地问我这篇访问记产生的过程。我据实以告。阿英同志告诉我,这篇访问记发表后,在北京文艺界引起轩然大波。一些名家认为,梅兰芳先生在京剧改革上主张“移步而不换形”是在宣扬改良主义的观点,与京剧革命精神不相容,他们已经写出几篇批判文章,要见之于报端。后来,中央考虑到梅先生是戏剧界的一面旗帜,在全国人民心目中很有影响,对他的批评要慎重,于是才把有关材料转到中共天津市委,请市委书记、市长黄敬和市委文教部部长黄松龄同志处理。为此,天津市文化局两位局长找我来,调查了解有关情况。

上一篇:中考采访记
下一篇:消防安全记心上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